湖南省老干部诗词协会全体会员同志们:大家好!此值辞旧迎新之际,我谨代省老干部诗词协会理事会向各位会员,并通过您们向您们的家人致节日的问候和祝福!衷心祝您们二○一九年元旦快乐,家庭幸福,万事吉祥,阖家安康。 朱梅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协会期刊 > 诗词论坛

​诗词论坛2013 第十一期

时间:2014年12月03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卷首语
冬天来了,但我们这些热爱诗词的老年朋友,在阅读本期《 诗词论坛》 时,或许会洋溢喜悦之隋。这喜悦呵,有如一盆炭火,使书房温暖如春,又如一盏明灯,照得诗路土的足迹分外耀眼。这种阅读效果,得益于本期《 诗词论坛》 的四大亮点。一是她集中刊发论新制词的又章达十篇之多。由此证实作者对新制词的认识又前进了一步。二是她把“新制词管见”栏目,更名“一代风”,突显栏目名称的又学性。三是“切磋”的又章全部出自本会诗词理论骨干之手。四是楚域老精神可贵。他以94 岁高龄,以敏锐而严密的罗辑思维,连写两篇又章。从《 新制词的诞生与写法渗一又中,能读出他对诗词继承与创新的辩证论,能读出他对诗词理论创新和诗词写作创新的大无畏精神。可以说,楚域老是诗词界的时代标兵,值得我们学习。
编者2013年12月4日

 

诗词创新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朱会长指出诗词创新是社会发展的要求

本刊讯5 15 日上午,湖南省老干部诗词协会2013 年首场诗词讲座,在省老干活动中心一楼会议厅举行,讲座围绕诗词的继承和创新这一主题展开。副会长、研委会主任李梓民等四位同志发言,讲座由常务副会长伏金兰主持,会长朱梅生作了总结,出席讲座的还有副会长孟国良、蒋延辉。
此次讲座,年初研委会已作部署,并作了充分的准备。会上,李梓民副会长率先就新制词的开拓性、时代性及兼容性作了论述:九十四岁的楚域早已写好了题为《 旧词革新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的发言稿,因缺席,改由周碧联代为发言,他详细地介绍了楚域丰富的诗词创作经验及其刻意求新的精神,与会者深为感动。长沙市雨花诗协副会长刘德尧着重谈了对新制词的认识及其学写新制词的体会,他说创作新制词,不仅给他带来了无限快乐,而且延年益寿,他现已八十岁,他信心满满要活到一百岁。他风趣的发言,赢得阵阵笑声和掌声。研委会常务副主任楚望霓作了题为《 漫话词的变革和新制词的产生》 的发言,从社会发展观的角度论证了创新的必要性和必然性;通过对比,阐述了词的变革及其与诗的承袭和发展关系。
参加此次讲座的会员约150 人,普遍反应讲座理论联系实际,阐述深入浅出,给大家提供了大量信息。孟国良副会长私下对研委会人员语重心长地说,诗词创新是一个永巨的话题哟。主持人伏副会长概括发言时特别强调学习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关于传统诗词的继承和创新关系的论述。最后,朱梅生会长着重指出:诗词的创新是社会发展的要求,是圆中国梦的要求,也是省老干诗协发展的要求。
 

宋人对唐五代词的继承与创新― 二论词牌创新
杨德健

是唐五代兴起的一种配合音乐歌唱的新体诗。称为“曲”、“曲子”、“曲子词”。中唐以后趋于繁荣。宋代达到鼎盛,称为“词”,又称“乐府”, “近体乐府”、“诗余”、“长短句”。安史之乱后,战乱频仍。到宋朝,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农业、手工业、商业有了长足的进步,文学艺术进一步繁荣。“从汁京到临安,花阵酒池,四处闻丝竹之声,燕馆歌楼,八方观新声巧笑。”北宋都城开封、南宋都城临安都是百万人口的大都市;从张择端的《 清明上河图》 和柳永的《 望海潮》 词中就能领略到。
宋代生产力的发展,社会的稳定,市井的兴盛,文化的繁荣,士大夫公余生活的优容、士庶文化生活的需要,都市的灯红酒绿,瓦肆勾栏、酒筵歌席比比皆是,加之对外交往的扩大,通商、传教、文化交流频繁,少数民族音乐从西域传入与中原音乐相融合,产生了燕乐。沈括在《 梦溪笔谈》 中说:“先王之乐为雅乐,前世新声为清乐,合胡部为燕乐。”一大批词人应运而生。北宋的柳永、晏殊、晏几道、欧阳修、王安石、苏轼、秦观、黄庭坚、周邦彦… … 南宋的辛弃疾、陆游、张炎、史达祖以及女词人李清照、王灼云等对宋词的发展,都作出过巨大贡献。丰富的作品、不同的流派、卓越的艺术成就,使宋词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
唐五代时期,已经有了许多词牌,如李白的〔 菩萨蛮工〔 忆秦娥工〔 桂殿秋〕 ,〔 连理枝工〔 清平乐工〔 清平调〕 ;白居易的〔 忆江南)、〔 花非花工〔 如梦令工〔 长相思〕 ;刘禹锡的〔 绝那曲工〔 潇湘神工〔 抛球乐〕 … … 不过唐五代词的主体是小令,慢词仅10 首左右。到宋代,对唐五代的小令既有承继,又有创新。如唐五代的小令《 采桑子》 、《 长相思》 、《 捣练子》 、《 定风波》 《 洗溪沙》 、《 浪淘沙》 等就承继了下来;同时创作了许多新的小令词牌,如《 十六字令》 、《 三字令》 、《 唐多令》 、《 解佩令》 、《 调笑令》 、《 好事近》 等;还通过引、近,慢等形式,对唐五代词牌进行了改制或创新。所谓“引”,即取唐五代的小令,另成新腔,如王安石作《 千秋岁引》 就是将《 千秋岁》 旧曲展伸:还有洪皓的《 江梅引》 、寇准的《 阳关引》 等。所谓“近”,即近拍。以旧有的曲调,另翻新腔;如《 好事近》 、《 祝英台近》 、《 剑器近》 、《 诉衷情近》 等。“引”、“近”比小令长,而“慢”又较“引”和“近”更长,如《 术兰花慢》 、《 雨霖铃慢》 等。北宋后期,出现了许多慢词。如《 洞仙歌》 ,本是敦煌曲中的小令,宋人改为一百多字的《 洞仙歌慢》 。《 抛球乐》 原是刘禹锡的小令;柳永演为一百八十七字的慢词。《 破阵子》 是李世民时的七言舞曲,晏殊将其改为双调小令。
词至柳永,体制完备。令、引、近、慢、单调、双调、三叠、四叠、长调、短令,日益丰富。他创作的慢词多达87 首。姜夔,张先、晏殊、欧阳修也创作过一些慢词,至辛弃疾达到高峰。
慢词的发展,扩充了词的涵量,提高了词的表现能力,改变了词的品级。使词和诗在文学上享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商品经济的发展。宋代艳妓之多,水平之高,歌妓制度之繁茂,为其它朝代所罕见。虽说明末清初,在南京就有李香君,顾横波、马湘兰,柳如是,陈圆圆、寇白门、卞玉京、董小宛“秦淮八艳”,不过这是500 年以后的事了。北宋末年最有名的歌妓,当数色艺双绝的李师师了,许多文人甚至皇帝都写诗填词称赞她:秦观作《 生查子》 、《 一丛花》 ,前词赞扬她的姿色:后词思恋他与李师师的感情生活:
《 生查子》 :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颖川花,不似师师好。
《 一丛花》 :年来今夜见师师。双颊酒红滋。疏帘半卷微灯外,露华上、烟袅凉咫。替髻乱抛,偎人不起,弹泪唱新词。佳期谁料久参差。愁绪暗萦丝。想应妙舞清歌夜,又还对、秋色磋咨。惟有画楼,当时明月,两处照相思。宋代著名词人张先专门为李师师创作了一个新词牌《 师师令》 ,赞赏师师之美:香铀宝拜。拂菱花如水。学妆皆道称时宜,粉色有、天然春意。蜀彩衣长胜未起。纵乱云垂地。都城池苑夸桃李。问东风何似。不须回扇障清歌,唇一点、小矜珠子。正是残英和月坠。寄此情千里。风流皇帝宋徽宗不仅为李师师填过词(此词不抵风流,更是下流。不引),当他被全兵俘虏,闻李师师之死,在狱中还作阵亡诗一首,称赞李师师的民族气节:

苦雨西风叹楚囚,香销玉碎动人愁。红颜竟为奴颜耻,千古青楼第一流。
甚至朱熹的老师刘子翠也曾写诗哀叹她的晚年(扬注:对李师师之死,史学界有不同解读):
举毅繁华事可伤,师师垂老过湖湘;缕衣檀板无颜色,一曲当时动帝王。
现在开封市北关外有李师师墓。对她的一生,有一首诗作了高度的概括:
芳迹依稀记汁梁,当年韵事久传扬;紫宫有道通香窟,红粉多情恋上皇。
孰料胡儿驱铁马,竟教佳丽死红羊:靖康奇耻谁为雪,黄水滔滔万古疡。宋代的歌妓不仅能弹会唱,也能写诗填词,且水平不低,举三首词为例:一是西安歌妓聂胜琼所填《 鹤鸽天· 寄李之问》 。写她与李之问离别之苦和思恋之痛:
玉惨花愁出凤城。莲花楼下柳青青。尊前一唱《 阳关》 后,别个人人第五程。寻好梦,梦难成。况谁知我此时情。枕前泪共帘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特别是收尾两句,用雨作衬,雨滴心碎,情意悲切,极为感人。
二是浙江营妓严蕊,史书说她“善琴弈、歌舞、丝竹、书画,色艺冠一时。”填词极有功力。在一次七夕之夜的宴会上,名士谢元卿,命其以七夕为题,以己之谢姓为韵,填词一首。酒宴未毕,一曲感叹自己身事之《 鹊桥仙》 已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谢。穿针人在合欢楼,正月露、玉盘高泻。蛛忙鹊懒,耕情织倦,空做古今佳话。人间刚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
她还把秦观的《 满庭芳》 所用六部的“元”韵,改成了二部的“阳”韵,又不伤害原词意,受到苏轼的赞赏: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抖阳。暂停征害,聊共饮离筋。多少蓬莱旧侣,频回首烟霭茫茫。孤村里,寒烟万点,流水绕红墙。魂伤当此际,轻分罗带,暗解香囊,漫赢得青楼薄幸名狂。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有余香。伤心处,长城望断灯火已昏黄。第三个是成都歌妓赵才卿写世态炎凉的《 燕归梁》 :细柳营中有亚夫。华宴簇名妹。稚歌长许佐投壶。无一曰、不欢娱汉王拓境思名

将捧飞诏欲登途。从前密约尽成虚。空赢得、泪流珠。还有一个大名鼎鼎、武功高强的抗金女英雄、韩世忠之姜梁红玉,也是营妓出生。
所以词到宋代发展到顶峰,不是偶然的。
这些都说明一个问题:词牌在一千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就是一个不断发展、改制、创新的过程。
每一种事物的发生、发展、演变,都不能脱离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观念、价值取向。不是谁想搞就能搞得起来的;也不是谁想阻拦就阻拦得住的。进入信息社会,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基础变了,人们之间的交往扩大,国际交流增多,文化发展,产生了许多新科技、新思想、新语言、新词汇,要求有适合的文艺来反映这些新的变化。所谓词牌创新,就是为了适应这种变革,用现代语、写现代事、彰显现代人的思想感情、精神风貌。
当然,创作新词牌,不能随心所欲,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自度”,不能“乱度”。姜夔有一段话可资借鉴:“予颇喜自制曲,初率意为长短句,然后协以律,故前后闺多不同。”就是说,他喜欢自度曲,开始并不讲究格律、先用长短句把思想情感或感悟写下表,然后润色、增删、协律、吟唱。
自度词要有规矩,要有词味、体现出词的特点。什么规矩呢?
一是句式,词的句型齐言、杂言都有。但以杂言为主,所以又叫长短句。由于曲调节拍、体段、节奏不同,又有“令”、“引”、“近”, “慢”之别。不能把词写成长短句式的古诗、散曲和新诗。

二、韵:词是中原地区的曲调,填词现今一般用《 词林正韵》 或《 唐宋词格律》 ,不能用《 平水韵》 、《 中原音韵》 或《 十三辙》 。诗一般偶句押韵。散曲几乎句句押韵,且平仄通押,甚至还有“独术体”。而词则不同。
三、对仗:律诗中间两联对仗。散曲除偶句对仗外,还有句句对、鼎足对、扇面对、联珠对等,词的对仗没有这么丰富。
四、词味:词牌创作要清丽婉转、雅而不俗。自古有诗庄,词媚、曲俗之说。下面以四首同样写爱情别离相思的词、散曲,古诗、新诗为例进行比较:
例一,柳永的词《 雨霖铃》 :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竞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例二,刘庭信的散曲《 双调· 折桂令〕 忆别》 :想人生最苦离别,唱到阳关,休唱三叠。急煎煎抹泪揉哆,意迟迟揉腮揽耳,呆答孩闭口藏舌。情儿分儿你心里记者,病儿痛儿我身上添些,家儿活儿既是抛搬,书儿信儿是必休绝,花儿草儿打听得风声,车儿马儿我亲自来也!
例三,汉乐府上耶: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例四,新诗离别一段旅程终于走到了最后/你我在岔路的路口矗立很久,也许以后,再也找不到相同的理由,/未来的路,我们自己去走。天黑了以后,我们看到不同的天空,/在岔路的路口看不到两条路的尽头,/ 虽然我们没有一起走到最后,/但我还是希望你勇敢的去走。/你曾说要手牵手到永久,/为什么到最后是我一个人走?/没有你的日子我该如何去走,/但愿走到路的尽头,/我还能再次牵着你的手。
以上四首不同体式的作品,都是写离别时的依恋与别后的相思,而词的婉媚、诗的庄严、曲的诙谐,新诗的直白,一目了然。现在我们协会会员中,不少朋友写了自度词,创作了许多新的词牌。成效显著,有目共暗。但愿有朝一日我们能从“自度”走向“共度”, 得到词家的认可,用我们创作的词牌填词谱曲,也算一大幸事。当然不可能每个人的自度词都能走向“共度”。好在我们写诗填词是为了丰富业余生活,淘冶情操,增长学识,并不怀有功利因素。只要持之以巨,一定会在词牌创新中,取得骄人的成绩。


 

漫话词的变革及新制词的产生
楚望霓

自去年初始,一个新的课题弄得省老干诗词协会上上下下议论纷纷,人们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甚是热闹。这个课题就是新制词。
这个问题的提出,争论,是好事。它至少说明两点:一、引起人们对于存在于世已千年的“词”的发展的关注;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词”,十分丰富、十分精采。它还有没有继续发展的空间?它还有发展的必要性和必然性吗?二、这个问题的争论过程是健康的、正常的,体现了“百家争鸣“的精神;态度是与人为善、以理服人的,拼弃了”扣帽子“、”打棍子“, 动辄无限上纲那一套;也没形成什么“小圈子”。我赞赏这种态度。因为,它是这场争论沿着科学、健康道路前进的保证。
下面,我想从社会发展观的角度说几点意见,以求证于全体同道。偏颇和谬误之处,敬请批评指正。一、事物是客观存在的。其发展是相对的,也是绝对的
我们知道,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认识的。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的经典阐述。
在这个问题上,许多朋友发表了许多、很好的意见。本不任我多费口舌,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但是,这个问题实在太重要了。承不承认事物的客观存在及其运动性{或称可变性},或者说事物发展的必然性。这是一个重要的哲学命题,也是辩证唯物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的一个分水岭。马克思主义如是说。从猴子到人,进入人类社会。这个过程经历了千万年的发展道路;从原始的结绳记事到有文字记载,到今天的电子软件,有据可查的历史也有五千多年。具体讲,人类社会经过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今后社会如何发展?马克思恩格斯一百多年前曾预言过,人类社会最终将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一个令人神往的理想社会。不少共产党人为这个理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一百多年,时间不长,道路却很曲折:巴黎公社,俄国十月革命成功,二战后东欧共运的兴起,新中国的诞生;几十年后,共运分裂、苏联解体、东欧裂变等等。刘少奇有句名言:事物的发展是呈螺旋形上升{发展}的。但有一点,道路是漫长而曲折的。1958 年我国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并将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作为三面红旗高举,幻想一个早上进入共产主义。结果劳民伤财,得不偿失,以失败而告终。
向往美好、追求完美是人类的天性。早在两千年前的汉代,儒家就提出了“世界大同”的思想。《 礼记》 中的《 礼运· 大同篇》 是这样描绘的: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 大同篇》 本是讲“礼”之源头的专论。两千多年为人们津津乐道,并不在于它的中心思想及其礼乐的因革,而在于它所展现出来的中华民族理想中的社会图景。孙中山先生特别推崇。他的著名题词“天下为公”为世人熟知。当年中华革命党政治部副主任杨庶堪请孙题词,孙题的就是这名言。今天我们党和国家提出建设小康社会、和谐社会的思想,概出于儒家学说,这与《 大同篇》 思想是一致的。何时达到此目标,须经一个漫长的历史阶段。
二、词的发展过程,正是词的不断完善、丰富、进取的过程
(一)词是在诗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故其身上有着不少的“诗基因”。文学艺术是非物质和物质结合的产物。自中国第一部诗集《 诗经》 始,继有屈原的骚体,经骄文,赋、诗、词、曲、小说等,到“五四”运动后出现的新诗体,都是在不同时代背景下产生的。这些相继产生的文体,正是对前期文学的继承和异化。(二)词中的“诗基因”种种。
词,起源于南朝,形成于唐五代,盛行于两宋。初期和以后的词中,我们都可以发现很多明显的诗的痕迹。其表现如下:
L 如诗式:唐代的李景伯写了一首词《 回波乐》 :回波尔时酒危,微臣职在茂规。
侍宴既过三爵,喧哗窃恐非仪。
诗乎,词乎?难分。再看李白写的《 清平调》 :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这一首《 清平调》 完全具有七绝的特征。然而,《 唐宋诗词全集》 明明白白将它们纳入“词类”(见三卷1893 页)。诗词区别率几乎为零。乙似诗式:有的词颇像诗,张志和的《 渔歌子。渔父》 即是: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嫉鱼肥。
青筋笠,绿蓑衣,抖风细 雨不思归。
“单调,5 句,其中土4 句为3 字句。如果我们将3 字两句改为7 言,并句与句对调一下,便成了一首不错的绝句: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嫉鱼肥。
抖风细雨飘舟远,青笠绿蓑不忍归。
由此,我们是否可以认为《 渔歌子》 是从七律的仄起首句入韵式化出来的。再看《 捣练子》 ,结构与《 渔歌子》 相类似,只不过其中两个3 字句所处位置不同,《 捣练子》 中的3 字句成了词首两句。请看李煌的《 捣练子· 秋闺》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拢。这首词,如果将头两句中的“静”改为“深”再添加一个“幽”字,不也成了一首中规中矩的七言绝句吗?土单片诗式:有的词的上片就是一首绝句。请看晏几道的《 鹤鸽天· 彩袖殷勤捧玉钟》 的上片: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生双诗组合式:无独有偶,《 玉楼春》 的上、下片,其实就是两首仄声韵的七言“绝句”。仄声韵的诗较少。请看李煌填的《 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 :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缤峨焦贯列。凤萧声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要飘香屑,醉拍阑干情未切,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庭月。
民间有联语式:诗,无论是绝句或律诗都要讲究平仄对仗,尤以律诗要求严格,中间两联必求工整。如“古庙依青嶂,行宫枕碧流”, “云雨还朝暮,烟花春复秋”(李殉《 巫山一片云· 巫峡》 )。“明月别枝凉鹊,清风半夜鸣蝉”,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辛弃疾《 西江月· 夜行黄沙道中》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喝饮匈奴血”(岳飞《 满江红》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晏殊《 洗溪沙》 )等等。所有这些都说明词是在诗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至今仍保留了诗的“基因”。前人只用了两个字来概括两者的关系― 诗余。词的另一称谓。(三)词在不断发展中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词自南朝始,迄今已有1600 多年的历史。据考证,词牌多达数千种,仅清代康熙钦定的词谱(牌)就有能6 个。这么多的词牌决不是某一时期突然冒出来的,而是其发展过程中不断创新,积累起来的。其表现形式大致有如下几种。
1 、新建:南朝已降,各个不同历史时期都会有一些新词牌出现。这些新词牌就是那个时期人的创新。随着时间的推延,总会有一部分被“淘汰”出局,也有一少部分流传下来。这便是词牌的“新陈代谢”或叫“吐故纳新”。乙增格:同一词牌从单调格变成双调格。当然,这种增格并非形式上的简单重复,而是根据作者所需又利于表达的情事作出的声调音韵的变化而采用的。如《 江城子》 和《 天仙子》 双调的变化。土增字变格:同一词牌存在的正格和变格之分。前面讲到的《 洗溪沙》 正格是七言六句,42 字,上片3 平韵,下片2 平韵;变格只是在上下片各增3 字。变格后叫《 摊破洗溪沙》 ,又叫《 山花子》 ,也许首个搞“摊破”所写的内容与山花有关。生变韵变格:《 霜天晓角》 既有正格,又有变格。正格双调上、下片各3 个仄声韵,变格后却全部变为6 个平声韵。音节声调完全相异。民诚字:将某一词牌中的某些句子分别减少数字创造出一种新词牌。《 减字术兰花》 ,就是将原词牌中的一、三、五、七句各减去三个而写成的。看来,《 术兰花》 是由七言八句组成的。现已难见,被“减字”所替代。
氛自度曲:谁提出来的,并得承认,这是词创作的一次大解放、大松绑。由于它的出现,给词人提供了一个任其自由驰骋、挥洒自如的艺术空间,给予词人反映时代精神的大舞台。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得出如下结论:
1 、词的发展是以诗为基础的,并非无本之术、无源之水。词与诗,存在承袭关系。

乙词牌的不断创新、不断修正、不断完善,正是词健康发展的表现。同时,它为后人发展提供了宝贵经验。土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不断进步,为词创作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也提供了丰富创作的素材。生活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词创作应与社会发展相适应。
三、新词牌的出现,是时代发展所需
近年,词创作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很值得关注。其特征是:不少词人(包括爱好者)在承认传统词牌的前提下,创作并自命不少新词牌,而且得到了一些知名诗词刊物和有关部门领导的认可和支持。
(一)关于新词牌的称谓:湖南统称为新制词,有类似于自度曲,具体命名则由作者视内容而定。如《 农家乐》 、《 一代雄》 、《 时令曲》 、《 潇湘月》 等等。据《 中华诗词》 的“诗体探索”专栏所刊,就有《 自由曲》 、《 新词》 、《 度词》 等称谓,有的干脆根据其形式命名。有一组词叫“赶五句”, 也就是七绝上添加一句。试举一例《 赶五句· 飞天颂》 :神九飞天破碧云,飞天女侠叩天门。
宇航从此开新页,巾帼中华第一人。
― 人胜敦煌画里神。还有干脆不管新旧,就命上一名,这种情况我们也不少。总之,讲的都是一码事。
(二)湖南表现突出,不容置疑:湖南老干部诗词协会在会长会议统一规划下,协会主持召开会议进行研讨、举行讲座、出了三期《 新制词专辑》 共发表新制词276 首计141 个词牌、《 诗词论坛》 发表有关文章17 篇,尚有新制词章、论文待发。我曾用心拜读了这些作品,深受鼓舞、深受感染、深受启发。新作反映了我国鲜活的社会生活。从传统词的“束缚”中挤出来的作者们,意气奋发,表现了一种崇尚自由的创作心境,多少改变了“词艳”的旧格局,语言清新、朴实,很具“草根”文化的特质。从形式上看有如下几种。
1 、自度曲式:如果不命新名,这些新作都可视为自度曲的范畴。何谓自度曲,说白点就是自制的歌曲。“度曲”一词出自汉代,据载:汉元帝多才艺、善史书、鼓琴瑟、自度曲。张平子的《 西京赋》 :“度曲未终,云起雪飞。初若飘飘,后遂霏霏。”看来词的自度曲是借用的。古人可写,今人当然也可。我注意到刊在《 新制词专辑》 第二期上任国瑞先生几首词作,他在《 云山三迭》 前引文写道:偕诸友游大云山。雾大且浓所见者少而所思者多矣,是为自度曲,自创曲日《 云山三迭》 。它是自度曲,也是新制词。我曾想,写自度曲的朋友不忙自命名,也许,至今仍在的争议早已烟消云散了。须知许多命名是后人补上的。乙根据名曲、民谣而生衍出来的:这一部分词作不多。《 东方红》 是一首歌颂领袖的名曲,语言通俗,形象鲜明,感情真挚。朱梅生会长作《 东方红· 神农颂》 三首,原曲调保持完整。王安国先生的《 一代雄》 也是根据此曲改编而成,写作了23 首新制词。不过他增添了两句,应属《 增字东方红》 一类。我也试着记录儿时听到的湘潭山歌,稍加润色便命名《 对山歌》 ,当划归此类。
土在传统词的基础上,对某一词牌在句式上加以调整后,而派生出来的新词牌,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有意而为。成纯赞先生的《 赶分社引》 {五首}是不是带有《 捣练子》 和《 渔歌子》 的影子?全是从七言绝句化过来的。其中两个三字句排于土4 句的是《 渔歌子》 ;排于LZ 句的是《 捣练子》 ;先生《 赶分社引》 排在生5 句的位置上,还有不同处该词第2 句减一字而成六字句;第3 句仍押平声韵,第4 句为仄声。孙长美先生的《 古刹钟》 与《 捣练子》 之不同,就在土4 句上。算得上是变格的《 捣练子》 。李梓民先生是参与新制词创作的积极份子。他写过不少新制词。《 诗词月刊》 专门为其开辟专栏,足足五个整版作了报道。发表的词作既有小令,如《 重阳令》 短短23 字,也有长调,如《 柳河春》 143 字,《 流水调》 132 字。大部词作多为反映现实生活,歌颂时代的变化,充满激情,真正体现了“词牌新、语言新、意境新的特点。他创作的《 破圈子》 形式上也很象诗,用的是仄声韵,其中第土7 句为七言,这样就打破了六言诗的格局而成了一首新制词。新词牌《 农家乐》 ,他写过不少,今年伊始又创作了《 增字农家乐》 ,其钻研精神可嘉。值得高兴的是新制词已获同道认同,王安国的《 一代雄》 ,就有何立兴、周术元、郭爱国采用。周碧联先生的《 时令曲》 (五首),获彭克先生唱和。当然,一个新词牌要获得社会认同,还得假以时日。也许你自己难以看到,也许若干年后后人整理有关文献时发现,为词专家所肯定。此种情况文学艺术界、科学界彼彼皆是。为事业、去虚荣,为了词坛的兴旺,我们只能埋头苦干,少说或不说,实干、多干、干好。

20144 23 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诗词论坛2013 第十一期]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 诗词文学网| 中华诗词网| 中国诗词楹联协会 | 中华诗词学会 | 中国作家网| 省作协| 长沙老干诗词协会 | 党建网| 湖南省文化厅| 中国国家图书馆| 中国文联| 中国新闻出版社| 新华网| 中国诗词协会| 老干部之家诗词协会| 四川作家网| 辽河诗词| 秦皇岛诗协| 无锡市诗协| 杭州老干诗协| 云南省老干部诗词协会| 云南省老干诗协 | 广东省老干部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