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老干诗协全体会员同志们:大家好!神州欢送金鸡鸣岁去,百姓喜迎玉犬旺福来。值此新年来临之际,我谨代表协会理事会并以我个人名义向你们及家人拜年,衷心祝大家:春节快乐,阖家欢乐,身心喜乐,幸福享乐!朱梅生会长恭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协会期刊 > 诗词专刊

老干诗词专刊第4期

时间:2017年01月14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沉痛哀悼文建虎先生逝世
 
【编者按】:文建虎先生系湖南省老干部诗词协会原会长,因病于2016年2月11日18点在马王堆疗养院去世,享年81岁。噩耗传来,会员们深表沉痛,写出了不少悼诗和挽联,现选登部分会员作品,以寄缅怀。
 
朱梅生
悼念文建虎老会长
湘江痛号悼文公,岳麓悲歌念建功。
老干忆思别虎憾,幸留诗赋世传中。
     诉衷情·怀念
文公驾鹤已归西,思忆泪飞低。一生奋斗辛苦,农业将,建功奇。    刚退下,虎威依,举诗旗。呕心谋划,老干欢欣,从此生机。
挽  联
一生艰苦,为湖南农业拼搏奉献;
六秩奋争,领老干诗词尽瘁鞠躬。
 
刘运阳
悼念文建虎先生
文公与我是同乡,泥土学子苦争光。
研读稼学全心力,躬耕农事一生忙。
退休还恋弘国粹,结社博览写华章。
可怜痼疾无灵药,尚留诗笺带墨香。
 
长相思·悼念文建虎老会长
祁水流,湘水流,难忍文公逝世愁。诗坛曾领头。    思悠悠,念悠悠,竭尽心力诗社筹。会员个个讴。
 
伏金兰
蝶恋花·悼文建虎先生
犹记节前同问候,睁眼无言,缓握双双手。疾重心明难启口,深情凝望诸诗友。   
沥血呕心才八斗,足智多谋,老干吟坛首。远播嘉名堪五柳,诗词精品酬文叟。
孟国良
望海潮·吊会长文剑虎先生
遗篇重读,如烟往事,峥嵘再现诗抄。 风雨一生,童年苦难,中年闯荡名昭。 觅句晚年高,领头成雁阵,沥血辛劳。 八十春秋,写人生经历妖娆。     隆平著作声遥,有农吟游子,飞虎狂彪。 乐极诗乡,魂牵梦境,放怀哪记煎熬。 终耗尽灯油,洒泪天涯去,忍听号啕? 天国图将好景,重又统风骚。
李梓民
追忆文建虎先生
霹雳一声噩耗来,南山花木也悲哀。
旌旗猎猎随风舞,应慰诗坛有俊才。
 
吕可夫
挽文建虎先生(联)
壮莳桑麻,老莳诗词,两业获丰收,文胆文心酬大志;
未年刚过,申年初至,三湘传噩耗,春风春雨哭先生。
 
王牧夫
沉痛哀悼文建虎(藏头诗)
沉醉黄泉两茫茫,痛哭吾兄断肝肠。
哀公为国勤奉献,悼君无言泪成行。
文章篇篇促奋进,建功日日争国强。
虎踞龙盘今胜昔,老干诗苑满堂香。
 
王牧夫 杨德健
周碧联 卢宇光(同挽)
沉痛哀悼文建虎老会长(联)
全心奉献,湖湘农业添异彩;
哀乐低旋,老干诗坛哭斯人。
 
王元元
悼文建虎会长(古风)
建虎会长堪称颂;满腹经纶人品俊。
无情病魔夺才贤;诗歌万首难解痛。
 
卢宇光
临江仙·沉痛悼念文建虎会长
踏遍三湘和四水,一生农务深情。走乡村雨雪耕耘,丰收四季,喜乐稻花馨。   
两袖清风安淡泊,诗词剧作留名。夕阳晚唱迈新程,魂归大地,功德永留声。
 
冯端明
挽文建虎老厅长(联)
稻香万里,塞国垦荒田,播洒春风功无量;
诗韵千章,旧瓶装新酒,传承国粹德绵长。
 
石立良
挽  联
诗坛诀别文翁砥挂;
黎庶齐思振稻精神。
 
冯炎圭
满江红·悼文建虎会长
一代农师,钻农艺,勤奋不歇。追往昔,耕耘田野,援外心切。足迹遍三湘四水;汗洒满西非南北。为丰收,吃尽千般苦,坚如铁。   
闻噩耗,音尘灭;驾鹤归,天人隔。文坛星殒落,杜鹃啼血。继承前辈扬国粹,浩瀚诗海写新页。后来者,挥泪展宏图,颂先烈。
 
挽文建虎会长(联)

学友悼前辈,精神永驻;
诗词启后人,农子长吟。

文星殒落,湖湘诗友长垂泪;
光照农村,锦绣田园永留芳。
 
石镜廉
挽文建虎会长(联)
半纪献身畎亩,创绩烂然,农民日子、迎来蜜蜜甜甜;节操恪守清廉,痼疾困床头,探病人咸怀令德;
晚年致力风骚,尽心苦矣,老干吟坛、办得红红火火;写作严求精美,诗魂归上界,哭公我每诵遗篇。
 
刘固然
悼念文建虎老会长
洞井初相识,思君忆旧游。
白笺书绝句,朱笔改从头。
常恨深交晚,奢求一醉休。
今将五律草,有错赖谁纠。
 
悼念文建虎老会长(联)
黄土千年埋玉骨;
青山一角伴诗魂。
 
安菊梅
挽老会长文建虎先生(联)
数载辛劳,赢得诗坛添异彩;
一朝永诀,惊闻噩耗泣长歌。
 
任卓平
临江仙·悼文老仙逝
料峭寒春传噩耗,雷哀凝咽东风。哭公驾鹤上苍穹。亲朋飞泪雨,骚友忆诗虫。  
协会当年擎大纛,领军陷阵冲锋。珠玑锦绣笔锋雄。壮心称老骥,壮志贯长空。
 
汤泽民
挽文建虎会长(联)
多才博学,兼歌赋诗词,文章载道传后世;
少憾平生,在农林牧副,留芳业绩仰先生。
 
孙长美
悼念文建虎会长
祁阳宝地育英才,农艺人生花盛开。
撰写诗书千万字,丰功伟绩世人怀。
 
何立兴
悼文建虎会长(联)

在职常推稻菽浪;
离岗乐领诗坛风。

在职常巡田埂道;
离岗喜作田园诗。

为民筹食物;
领队作古诗。
 
何德祥
悼念文建虎先生
几回探视几回哀,言未开腔泪挂腮。
克俭克勤诗满腹,苍天何必妒英才。
 
杨  铸
忆老会长(联)
文育英雄磨利剑;
笔扫千军大丈夫。
 
杨德健
[中吕·十二月带民尧歌]哀悼文建虎同志
为农事呕心沥血,援非洲沧海横涉。退休后重献余热,挽狂澜又振诗协。都指望病魔能速灭,又谁知玉坠珠莹折。    
毕生劳累何曾歇,义胆忠肝可击节。悼唁堂上泪飞跌,诸友含悲共诀别。凄切!精忠心炙热,报国堪圭臬。
杨斌文
挽文建虎同志(联)
暮年大力弘扬诗教,合力排难,同舟共济;。
春节多方祝福剑夫,忽惊噩耗,哀泪双流。
 
李建国
临江仙·文建虎老先生千古
噩耗惊闻正月,罡风骤起初春,元宵何忍送归人。临江填挽句,挥泪吊忠魂。   
嗟叹文星殒落,欣吟《农子》长存,南非犹忆救穷贫。精神惟信义,肝胆两昆仑。
 
邹新建
追忆文老会长(联)
倾情岁月,润三湘稻菽;
壮志诗文,展满腹才华。
 
肖丽娴
追忆文老会长(联)
捧一瓣心香,痛悼诗坛建虎;
插半枝杨柳,情怀农业大师。
 
李敏功
祭文建虎
楚湘国粹赖时贤,学识宏通媲谪仙。
执掌协会操胜卷,文坛业绩永流传。
 
【双调·水仙子】悼念文建虎
阎王老子不是人,强硬钩断诗翁魂。满腔热血抓诗韵,领衔骚坛创新。诗朋好友情意深,仰望云游天堂门。一朝永别好伤心,怎不叫人泪纷纷。
 
挽文建虎(联)
骚坛旗手,执掌协会人共仰;
吟苑英才,弘扬国粹立新功。
苏淑坤
挽老会长文建虎先生(联)
逢翰墨缘,为中流柱,名留卷册;
得烟波趣,作领头羊,誉炳潇湘。
 
余健刚
哀挽文建虎同志(联)
科技扶贫,尽瘁三农倾心血;
传薪制帚,何曾一叶计枯荣。
 
佘寿彭
缅怀文建虎会长(联)
黉门共趣卅年,执政高才,仰德懿行全,亦师亦友,忽惊文老骑鹤去;
诗协相知一气,赋文巨匠,敬艺精识博,蒙选蒙删,重读华章双泪流。
 
周碧联
沉痛哀挽文建虎同志逝世(联)
一腔热血尽职为民,友谊传薪非洲,外裔含哀怀旧雨;。
万种激情扶贫济困,赤诚援艺澧水,村民泣泪恸新愁。
 
缅怀文会长
八十年来似劲松,一生清白自谦恭。
青春岁月兴科技,霜雪时期励治穷。
退役吟诗弘国粹,革新旧韵显初衷。
《农吟》本色风高洁,捧读遗篇泪洒胸。
 
周木元
缅怀文建虎先生(联)
农家高管;
诗国长城。
 
唐仲平
悼念文建虎会长
文君乘鹤早先行,闻道诗坛哭涕声。
自古贤才天妒忌,诗坛老干少词人。
 
金海航
痛失良师益友
呜呼会长,与世长辞。
回眸往事,令我深思。
与君相识,老干诗词。
助人为乐,友善相知。
主持诗坛,不倦孜孜。
苦筹经费,风雨奔驰。
精打细算,节俭开支。
住院审稿,带病坚持。
操劳过度,众所周知。
清风两袖,刚正无私。
成灰蜡烛,吐尽蚕丝。
登仙驾鹤,痛失良师。
君知否?
人生总有别离时,只是为仙早与迟。
不久将来泉下见,招来旧部又吟诗。
 
易  灿
怀念文建虎会长
抵掌谈经未敢忘,真言妙语暖心房。
清廉任仕空论少,乐趣休闲政务忙。
引领诗坛扬国粹,披肝沥胆育贤良。
案头《农子吟》犹在,往事悠悠欲断肠。
 
 
袁培根
蝶念花·怀念文建虎先生
岭上寒梅逢骤雨,零落为泥,湿了黄泉路。本色凝成红色雾,无边漫过星城去。   
昔日诗坛充剑虎,奋猛生威,英气何人阻。今日夔龙归大海,逍遥只在三山处。
 
徐秉君
沉痛缅怀文建虎会长(联)
驰骋仕途,膺职省厅留盛绩;
耕耘诗苑,擎旗协会著清声。
崔惠民
挽老会长(联)

协会正扬帆,谁料诗坛凋墨客;
新春方起色,堪怜病榻逝文星。

怎舍得去,泼墨吟诗老会长;
实难忘怀,筹钱主事好当家。
 
黄志高
挽老会长文建虎同志(联)
噩耗忽惊传,文公含笑去,倡廉正路,报国为民,一身肝胆留正气;
文章存见地,杜宇带愁啼,树帜吟坛,倾心尽责,满腹经纶掷金声。
 
蒋延辉
沉痛哀悼老会长文建虎逝世(联)
几卷诗歌,十年纛正,有志文坛传美誉;
一身学问,满腹才华,无私德范启后昆。
 
蒋万琼
沉痛悼念文建虎老会长
建虎为人品格高,勤劳公正重情操。
安排工作合时理,交结友朋指路标。
振奋诗词歌社会,弘扬传统促新潮。
惊闻噩耗凄声泪,沉悼英灵哭杰豪。
 
曾检身
怀念文建虎先生(联)
一生辛苦为农业;
日夜操劳振诗风。
 
谢镇衡
怀念文建虎老会长
创新提质善筹谋,功在南楼协会留。
几度春风余雅韵,缘何仙驾去长游?
 
楚  域
沉痛悼念文建虎先生
噩耗传来不忍闻,案前刚读《农吟》文。
献身农业倾肝胆,尽瘁援非助友邻。
锦绣才华堪典范,峥嵘气节启后昆。
诗坛举帜蒸蒸上,遗爱三湘吊杰魂。
 
挽联
少壮献身农业,报国援非,几番叱咤风云,不愧农家真汉子;
老年寄趣诗坛,擎旗振藻,一贯斯文典雅,堪誇诗界领头人。
楚望霓
悼念文建虎老先生(联)
森林展志,指点潇湘全翠绿;
皓首扬威,诗词楚地荐英魂。
 
悼念文建虎老先生
精绘蓝图百地荣,风随雨意附和声。
群山踏遍寻良策,湘水流清永伴君。
 
附1
朱梅生会长发给文建虎女儿文英的唁电
 
文英女士:新年好•
惊悉你父亲辞世,噩耗传来深感悲痛!文会长德高望重,受人尊敬,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领导省老干部诗词协会开创了新局面,他永远活在会员们的心中,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且一去不回,因此,请你们节哀顺变,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这也是你父亲在天所希望的。
文会长请安息吧!
文建虎会长千古!
 
 
省老干诗词协会  朱梅生敬挽
二○一六年正月初七
孟国良副会长发给文建虎女儿文英的唁电
文老为湖南的农业发展、为中国古典诗词的传承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文老一生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竭忠尽智。对同志对朋友,热情大方,虚怀若谷。对自己严格要求、克勤克俭。对家人关爱有加,慈心可表。在我有生之年,永远怀念文老,祝你一路走好。
 
 
省财政厅  孟国良
二○一六年正月初八
 
省农业厅领导在文建虎先生追悼会的追悼词
同志们:
今天,我们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省农业厅原副厅长文建虎同志。
文建虎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2月11日18时9分,在长沙不幸逝世,享年81岁。
文建虎同志原籍祁阳县下马渡文家村。1935年11月出生,1955年9月参加工作,196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省农业厅植保处、办公室、援外办、推广站和省贯塘“五七”干校、中国驻塞拉利昂农业组等部门工作。先后担任科长、站长、副厅长等职。
文建虎同志的一生是勤奋的一生。长期以来,他认真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党性强,作风正,认真学习,善于思考,他有很强的组织协调能力和文字综合能力。他长期从事农业技术推广工作,具有丰富的农业技术推广和管理经验,他是学有专长,享誉省内外的高级农艺师和学者型领导干部。他对自己克勤克俭,对同志满腔热情,对工作尽职尽责,为农业援外,为农村改革与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共产党员”,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肯定和传颂。
1996年6月,文建虎同志退休后,他仍然关注党的“三农”事来,关心单位的发展、同事的困难、小孩的成长;积极从事力所能及的社会工作。他知足常乐,始终保持良好心态。
文建虎同志入党57年,用辛勤的汗水和智慧,忠实地履行了党倡导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他光明磊落,清正廉洁,宽厚务实,充分体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人民公仆的优良品德。文建虎同志的不幸去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志,好师长,好党员干部。我们要学习他坚定的共产主义思想信念;学习他“事业重如山、名利淡如水”的高尚品质;学习他艰苦朴素、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学习他光明磊落、以身作则,讲团结,顾大局的奉献精神。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努力工作,为全面发展农村经济,加快我省农村全面实现小康步伐而努力奋斗。
文建虎同志,安息吧!
 
 
文建虎先生的外孙女李双林在追悼会上的答谢词
亲爱的各位亲友:
感谢大家参加文建虎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非常感谢这么多年来亲人朋友们对我外公的关爱与照顾。外公不幸于2016年2月11日晚上六点过九分在马王堆医院病逝。这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种沉痛的打击,愿外公在天之灵能听到我的祝福与祈祷,保佑大家。
外公爱写诗,他总是坐在窗前埋头思考着,有时灵光一闪便在纸上涂涂写写,有时想着想着便去阳台抽一支烟,这样静静地坐一下午,从未发觉黄昏已经悄然来临。当他累了,困倦之中一抬头,就会看到沉沉落下的夕阳,余晖撒过大地的每个角落,这样的目光很久都收不回来。直到夜色像一滴滴在宣纸上的墨水般划开蔓延着整块天幕,直到水平线上看不到夕阳,直到星辰在夜色中若隐若现,直到外婆烧的饭菜在屋子里充满着浓浓的香气,外公才肯离开他的创作园地前往他的下一个舞台。
餐桌上,外公的标配是一大碗饭菜和一杯白酒,很小的时候我用筷子沾着喝过几滴,外公总是乐呵呵地看我舔完那几滴酒之后愁得眉头上的皱纹褶子可以开出花来。用餐之时就是他的show time,这时的他经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出演专属他的默剧,不时地挥舞双臂,脸上露出匪夷所思却十分愉悦的笑容,偶尔笑出声,嘴里念念有词,甚至脚也会跟着他内心的旋律有节奏地摇晃起来,我真怀疑我外公年轻时候的梦想是不是一名舞蹈演员。不过外公可能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小观众,看着他这样表演了很多年。
不得不提的是外公的打扮。他穿得很绅士,多半和他出过国有关。家里的2个比我年龄还大的洗脚桶就是外公从国外买回来的。想着他穿着笔挺的西装,发亮的皮鞋,系着领带,戴着礼帽,提着行李箱,大老远从法国带着两个硕大无比的绿色洗脚桶的样子,与西装格格不入的洗脚桶,放到现在绝对是很潮的。如果哪天看到外公穿着他的小马甲和西装还戴着他心爱的礼帽,喷着六神牌的香水,就知道他要出席非常正式的场合了。农业厅的联欢晚会他是必去的,经常拉着我陪他一起去小礼堂看节目,然后我又能闻到那股熟悉的六神香水味了。农业厅中小学生的各种比赛或活动外公都帮我报名参加,不管做什么,他都很有耐心地陪我等我。比如去溜冰,外公只能坐在昏暗的溜冰场静静地等我,那时候没有手机,大概他在等我的时候又开始自导自演了一部年度贺岁大戏了吧。
我外公一生都很节俭。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大概在夏天。水果很容易烂,每次我们把坏掉的水果扔到垃圾桶里,被外公看到都要挨骂,而且他会把坏的水果捡起来,将坏死的部分切了再吃掉。但是他绝不吝啬,给我买过很多零食和玩具,资助过很多亲朋好友,他扛着责任在身上,履行一家之主的义务。
在我小时候,他用大大的手掌牵着我走过很多路,穿过的巷子我还记得,晒过的太阳还留在身上,帮我抓到的麻雀我都放飞了,和我说过关于他的故事我能背出来。
大概很多朋友都去外公的房间接受过教育的洗礼吧。经常看到姑姑姐姐妹妹们来我家不知不觉就在外公的房间里上了两三个小时的课。或者外公的朋友看望外公,也会和外公在房间里闲聊很久。外公房间里的门上留着我们成长的印记,回忆中外公让我们靠在墙上,歪歪扭扭记录着我们的身高,年复一年。这么多年过去了,门还在,数字还在,回忆还在,欢声笑语亦在,但是我的外公却不在了。他活在我们心中,在记忆的尽头,有一位爱笑的智者,唠唠叨叨地说着很多道理,用一生教会我们。
外公就是这么不善言表地爱着我们,爱着大家。他从不和任何说,但是我知道,他很爱我们。再次感谢大家,感谢你们在外公病倒之后探望他、关心他,感谢你们给予外公的鼓励与关心,感谢你们陪伴着外公的一生。
我相信生命始终是个轮回,每当世上有一个生命的消逝,不久后将有另一个生命的诞生。外公迎接了我们很多人的出生,如同历史一般见证着我们的成长,分享我们的喜怒哀乐,参与我们的人生。现在轮到我们和外公道别,送他离开了。外公一路走好!
 
外孙女:李双琳
责任编辑:蒋延辉  安菊梅  何立兴  刘固然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老干诗词专刊第4期]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 诗词文学网| 中华诗词网| 中国诗词楹联协会 | 中华诗词学会 | 中国作家网| 省作协| 长沙老干诗词协会 | 党建网| 湖南省文化厅| 中国国家图书馆| 中国文联| 中国新闻出版社| 新华网| 中国诗词协会| 老干部之家诗词协会| 四川作家网| 辽河诗词| 秦皇岛诗协| 无锡市诗协| 杭州老干诗协| 云南省老干部诗词协会| 云南省老干诗协 | 广东省老干部大学